媒体:面对“豪横的外国人” 凭什么要“给面子”


这一例是怎么感染的呢?3月29日早上9时许,健康时报记者致电漯河市卫健委,工作人员表示领导们正在开会,会议结束后会统一口径对外公示,目前这位本土患者已经确诊,正在医院接受治疗。

“28日下午17:47,平顶山市郏县疾控中心发密切接触者协查函给漯河市,函告漯河市“3月28日我县报告1例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张某某,经流行病学调查,张某某1名密切接触者为贵市居民”。28日20:00王某娟被诊断为确诊病例隔离治疗。”

“根据王某娟活动轨迹,初步判定密切接触者15人,其中家属1人,朋友1人,同事7人,药店工作人员6人。长途客车和公交车同乘人员在进一步排查中。”

经济部长盖得斯表示,3800万巴西民众将受益于国会已经批准的工资补贴计划,根据该计划巴西政府将在未来3个月内为受疫情影响的非正式工人提供每月600雷亚尔(约合人民币840元)的补贴。盖得斯指出,该笔费用的分发还需国会尽快批准宪法修正案。3月28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45例,其中境外输入病例44例,本土病例1例(河南1例)。

微博上有网友表示“我现在就想知道漯河这个病例接触过郏县那个信息真不真,郏县那个为什么没有给出确切消息,传的是谣言还是真相,给句话吧,我现在又不敢出门了”。网友提到的郏县是河南平顶山市下辖的一个县。

“患者发病前14天(3月10日-3月24日)内无湖北和境外返漯人员接触史,自述有确诊病例接触史。根据自述,其3月21日10:00左右在漯河市汽车站乘坐长途客车到平顶山市郏县汽车东站。其同学张某(郏县人民医院医生)驾车陪同其到郏县上坟,当晚在张某家留宿。据患者自述,张某当时告知其前几天有点感冒。张某26日16:00左右电话告知她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同时,健康时报记者留意到,网上流传了一份《河南省漯河市新增1例新冠肺炎本地确诊病例的调查报告》。根据该流传的信息显示,确诊的一例王某,59岁,是漯河市图书馆的保洁人员,3月24日晚出现头痛,25日出现全身疼痛,3月26日晚到漯河市中心医院发热门诊就诊。

法国蓝广播电台3月30日报道称,一架极其珍贵的货运飞机当天下午抵达巴黎。为保证口罩安全,法国在停机坪上部署大量配备随身武器及反无人机炮的警察和宪兵。法国国家宪兵队表示,共动员了上百名宪兵在现场执行三个安保任务:机场区安全、机场周边环境安全及之后的口罩运输车队安全。

法新社称,法国战略口罩储备量曾至少有10亿只,在奥朗德时期可能因管理及储备费用问题而大大缩减储备规模,造成如今的“口罩荒”。法国医学界和政界有人要求政府成立调查委员会查明出现口罩荒的真正原因。

新冠病毒在巴西的传播速度正在加快,从2月26日确诊第1宗病例到3月21日确诊数达到1000例,用时25天,但仅在之后的10天内(3月21日至31日)就新确诊了将近4000例新冠肺炎病例。